CEO中文网

鞋王王跃进末路:创业20载猝死之谜

“停工了!停工了!王老板都跑了!”2009年8月16日上午,当车间主管通知大家停工时,温州霸力鞋业集团的员工还没从通宵赶工的倦怠中回过神来,等他们听明白后,无不惊诧万分。几小时后,工厂大门外三三两两的货车和一双双焦急的眼睛聚集起来——供应商们闻讯赶来,吵闹着要求厂里结算欠下的材料款。

霸力员工口中的王老板,是董事长王跃进。早在几天前,这位温州商人就已经不知所踪。消失之初,王跃进称自己到美国与客户“谈生意”。但不久,温州市公安局就确认他离境的目的地根本不是美国,而是澳大利亚。自此,王跃进和所有人失去了联系,甚至连原集团的高层也无从联系到他。

这是一场毫无征兆的覆亡。随着王跃进的离去,这家创业近20载的企业以“猝死”的方式而终结。其身后,是过亿的银行欠贷和数百万的供应商债务……

鞋王“跃进”

如今的霸力鞋业集团,门口的集团名称挂牌已被卸去。围墙上那张员工工资结算通知单,在初秋的寒意中风雨飘摇。曾几何时,“霸力”是这座工业重镇响当当的招牌。

在温州,王跃进甚至被认为是一个可以代表浙商创业精神的典型人物,“他虽然只有初中文化,但个性很强、肯吃苦”——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王跃进开始在舅舅的鞋店里当学徒工。白天在外拉板车、干苦力,晚上再到昏暗的家庭小作坊学习制鞋。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竟然青出于蓝,“比他舅舅的鞋还做得好”。

1984年,学成出师的王跃进创办了鹿城跃进皮鞋厂。这是一个遍地机遇的时代,当时的皮鞋不讲究质量,更谈不上品牌。凭借款式上的几个新花样,王跃进做的皮鞋很快在当地就小有名气,鞋厂的生意蒸蒸日上。

王跃进颇具创新思维,1989年前后,他的鞋厂成为了“第一个在鞋子里放进信誉卡的企业”,并因此获得“创新鞋王”称号。尝到甜头的王跃进深刻体会到了“营销”的重要性,从此四海为家,亲临市场一线谈合作、抓销售。1993年,凭借一系列的开拓性做法,“霸力”品牌在国内迅速崛起。顺理成章,霸力又在首届中国鞋王杯大赛中夺得“中国鞋王”称号。

两项“鞋王”头衔在手的王跃进底气十足,做出了更为大胆的举动:他觉得这个称号应该有个宏大的表现形式,于是用7张牛皮,造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一只男式皮鞋,长2.05米。两年后,又造出最大的女式皮鞋,长2.4米。不久,王跃进又亲自领衔设计制造了“世界最小皮鞋”。

这些“世界之最”大的可坐得下四五位姑娘,最小的仅有拇指大小,一经全国各地展览,不仅赚足了眼球和品牌知名度,还获得了4项吉尼斯纪录。随着1994年被国家技术监督局和全国消费协会评为“中国名牌产品”,同年7月参加亚太地区国际贸易博览会又荣获金奖,浙江霸力一时风头无两。

不过,王跃进并没有就此满足,迅速成立起浙江皮鞋行业首家企业集团公司,集团公司注册资金4030万元,资产总额11142.16万元。在王跃进的带领下,霸力从小鞋厂发展到大集团,仅仅用了10多年时间。上个世纪90年代末,霸力的销售收入达到2个亿,拥有8条生产线,而同时起步的许多企业,大都还只有一两条生产线。

由此,王跃进一“跃”而成为江浙地区鞋业领军人物之一。2001年,王跃进再次用38张牛皮造出“巨无霸”皮鞋,重达1.028吨。他把这只巨鞋架上彩车举行一个“万里行”,以彰显企业实力和形象。

在一次与康奈集团董事长郑秀康的谈话中,王跃进流露着他的志得意满。“他说,老郑,我成立了一家集团公司,你也去弄一个吧。”郑秀康回忆道,“我说,我还是先把‘鞋底’做扎实了再说吧。”

落跑“第一季”

情深不寿,强极则辱。王跃进的敢想敢干的草根精神,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被解读为好大喜功。就在“巨无霸”皮鞋问世后不久,霸力鞋业的经营开始走下坡路,盈利能力渐渐萎缩。

在鞋业严重同质化竞争的21世纪初,王跃进仍然固守着并不需要太强品牌竞争力的外销市场,霸力有50%的销售业绩来自于崇尚“价廉物美”的俄罗斯。就在此时,致力于塑造国内品牌和渠道新路的温州同行后来居上,渐渐取代并超越了“鞋王”。

“这两年,仅我们工业园区内被称为鞋企‘第一梯队’的三甲中,已没有霸力的席位。”在一批批后起之秀的进攻下,霸力的生存环境急剧恶化,不要说与同一时期成名的奥康、康奈、红蜻蜓等竞争,甚至与一些新近成立的企业相比,霸力的优势也并不明显。

连续不断的成功,让王跃进变得好高骛远。当企业一旦停滞不前,王跃进立即急不可耐,他总是抱怨鞋业利润太低,而市场又过于难做。为了谋求理想中的“高利润”,他果断地选择了“富贵险中求”。

2003年,霸力集团从广东采购来料加工料件——保税进口牛皮,按照规定加工后应返还给供货商,再出口。但王跃进却将这批原料当生牛皮直接卖给四川的一些制革企业。因保税进口物资是未交关税的,在内地销售就等同于“偷税”。随后,这起涉案金额高达7000多万的“偷税”案件,被温州海关初步定性为走私,冻结了霸力的所有账户,王跃进火中取栗,在劫难逃。

东窗事发之后,王跃进如同惊弓之鸟。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为了应对可能到来的调查以及企业4000多万元的负债,他悄悄潜逃到了早早取得居住权的澳大利亚。

这时候的王跃进,还没有丧失早年创业的雄心。人虽然躲了起来,却偷偷地联系温州当地的朋友,希望能帮他渡过难关。当时当地政府领导考虑到霸力仍是龙头企业,王又是初犯,企业这样倒掉了也很可惜,还会牵涉到工人下岗等一系列社会问题。

经过多方打点,海关终于同意不再追究王跃进的刑事责任,仅仅是让他补税了事,王跃进从澳大利亚回国。不过,当王跃进一下飞机,就被拘捕了。霸力集团群龙无首、一片混乱,差点挺不过来。

在政府的“保护”下,霸力鞋业最终补税900多万元。在被拘留三个月后,王跃进得到释放。这一次,这位行事勇猛的温州商人在挫折面前竟然不堪一击。经此劫数后,王跃进做鞋的信心大跌,再也无心履行他当年“赶超世界先进水平”的诺言。霸力开始在明星企业的行列中退居二线,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CEO中文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